top of page

Sculpture 雕塑

LATEST COLLECTION — People in city II  城市的人 系列二

2023

“The heavier the burden, the closer our lives come to the earth, the more real and truthful they become. Conversely, the absolute absence of burden causes man to be lighter than air, to soar into heights, take leave of the earth and his earthly being, and become only half real, his movements as free as they are insignificant.”

“What then shall we choose? Weight or lightness?”

 People in city,則側重於人們在城市中立足的各種狀態。 已故香港作家西西在《故事裏的故事》提到: 「作者可以從故事裏再生故事,在重重對照中反省自身。 」與這個理念相似,潘輝煌企圖通過創造不同形態的陶藝作品,以藝術的視覺觀察「人」 ,觀察城市繁榮表象背後,每個「人」是如何拖動脆弱的身軀,以承載心靈的重量。 他嘗試從實用器具的角度出發,既是配合人們在現代社會理應「實用」的大衆觀念,更試圖摸索扭曲器型的實用性。作品形狀或筆直、或扭曲,質地輕盈,配合使用不同釉料以及上色手法,創造出人體或豐滿、或傴僂、或挺立的形狀之餘,更因輕薄的陶器質地,凸顯出人體的脆弱。

People in city I 城市的人 系列一

2023

「墜落的身軀」的延續,身軀是靈魂的容器,不論是情緒、思想或是回憶,都儲存於身體内。而人體其實就像陶瓷一樣脆弱易碎,可承受的壓力相當有限。 前作「墜落的身軀」,具有極高的觀賞價值,然而潘輝煌認為陶瓷除卻觀賞價值外,其實用功能也相當重要。所以試圖反向思考、另闢蹊徑,探討姿態扭曲的雕塑作品,作為實用器具的可行性。

「墜落的身軀」

在陶泥接觸一具具身軀時,潘輝煌幻想它們即將無法承受,將要墜落。此時,作者寄托在作品當中的各種思緒,就融合在陶泥當中,與身軀貼合,因此身軀墜落與否,一切都控制在作者的心靈、作者的雙手,或身軀的心靈之中。 他融合陶泥與紙料製作雕塑,而在燒製雕塑期間,紙會被燃燒殆盡,剩餘的陶泥會逐漸因為承受不住高溫而逐漸扭曲,而作品變形的程度,往往是難以控制的。潘輝煌認為,這種狀態正如人體承受不住心靈的壓力時,逐漸崩潰的情況。

「月光下的離別」

潘輝煌與燈光設計師李智偉,及佈景設計師黃子珏合作,通過別具心裁的燈光效果與佈景設計,讓作品在光暗之中展現其獨有魅力。 月的陰晴圓缺、人的悲歡離合、時間的飛速消逝,是亙古不變的。創作者通過作品以及燈光和佈景的設置,把夜幕低垂、只剩圓月照耀大地的靜謐捕捉起來,引發對離別的思考。 經過月色的映照,光綫滲入雕塑内部,其脆弱透薄的身體,透出離別的脈絡。 種種都教人反思,正在墜落的身軀,能承受多少別離?

bottom of page